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散文小说 >> [咒术回战]绝望之兽 >> 森罗梦-2

是枝似乎是在做梦。

梦里依然是山与海,与她一模一样的名为“八重”的少女坐在礁石上,依然是穿着那身很奇怪的衣服,长发被拢起了,粉色的信夹在指间。

“今天,收到了一封情书。”她撇了撇嘴,挥着这封信,懒懒地对是枝说,“好烦啊,都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嗯……不过对方长得也还行,就勉强同意一下吧。”

“还能这样啊……”

是枝从没想过居然还能这么对待他人的爱意。

八重把信丢在了海里,纸张渐渐沉没到了水底之下。

“你有喜欢的人吗?”她问是枝,“或者是,有人喜欢你吗?”

奇怪的问题,是枝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了。她能看到他人对自己的“爱”,但“爱”本身是一种怎样的情感,她却并不是很了解。过去她曾问过五条觉,什么是“喜欢”,可他还没有完全解释清楚就跑开了,之后也不再提起这个话题。

她始终不知道什么是喜欢。

“我想请教一下,喜欢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情绪呢?”

“你问我吗?”八重眨了眨眼,指着自己,“嗯……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呢。我还没有遇到喜欢的人,也还没有好好地喜欢过谁。等我有了真正心爱的人,再告诉你何为喜欢吧。所以你有喜欢的人吗?”

“我不知道。”她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我还无法理解这种情感。但如果问我是否有人爱我的话,我倒是能给出回答。”

“哦?”

“我能看到他人的情绪。所以我看到了我的父母对我的爱,还有家人的爱。”

“是这样啊……”

八重恍然大悟似的点了点头,微微眯起眼眸,笑似的看着她。

“除了家人以外呢,还有其他人喜欢你吗?”

她如此问着,瞬间让是枝哑口无言。

无法给出回答的她,被渐渐涨起的海水淹没。

她醒来了。

“我吵醒你了吗?”

不知从何时起,五条觉就已经坐在她的旁边了。他的手中端着一杯茶,指尖不停摩挲着茶杯的边缘。

是枝急忙坐直了身,摇了摇昏沉的脑袋:“没有……抱歉,我不该在这时候睡着的。”

“没事的,你不用道歉。”五条觉把手中的茶递给了她,“今天会很疲惫的,如果觉得累的话,可以歇一歇,不用苛求自己……我可以代替你。”

是枝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不像样的笑容,轻抿了一口茶水,拒绝了他的好意。

“这种事不能由你来代替……否则就太没有规矩了,不是吗?我能行的。我是长女啊。”

今日是父亲的葬礼。他被咒灵杀死了。

父亲之于是枝,是一个模糊的形象。尽管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他们却很少见到彼此。身为家主的父亲总是很忙碌,但是之感知得到他对自己的爱。

可这样的父亲却猝不及防地去世了。

是枝想起上一次与他说话是在一个月前,他问自己术式掌握得如何。她告诉父亲,她已经能够展开不完全的领域了,父亲很欣慰。

领域还未构筑完全,父亲已然离开。

她扶着父亲的棺椁,走在刺骨的风里。她总能听到有人在哭,可她却好像哭不出来。她不知道自己是否难过,她只是在想,如果上一次见到父亲时能够好好与他说几句话就好了。

说到底,她根本就不了解这个与她血脉相连的男人。

五条觉走在她的身边。他总是看着自己,像是在担心着什么似的。落葬的时候,是枝开玩笑似的问她,是不是为了逃避繁重的术式练习才一连几天都帮她处理葬礼的事情。他没有否认,只是摸了摸她的头。

直到这一刻是枝才痛哭出声。

死去的父亲落葬后的第二日,十七岁的是枝成为了新的家主。她感觉到了他人的疑虑,他们都在质疑着,自己是否真的能够好好地统领这个家。

这样的质疑持续了好几年,直到她已经能够完全展开领域了,他们好像也依然不信赖她。

同样是年轻的家主,没有人会对五条觉的能力产生任何的质疑。这也可以理解。

五条觉成为了家主是因为他能力足够,而她只是因为身为长女罢了。

“但我觉得是枝已经做得很棒了。我很欣赏你。”

五条觉总这么说。他的话语也总是能驱散是枝的疑虑。

+

是枝似乎是在做梦。

梦里的少女已经不再是少女,倒更像是一个成熟的大人了,好像她也在伴随着是枝的成长而成长。长发被剪短,看起来分外利落,嘴角的笑意却好像没有过去那么轻快了。

她告诉是枝,她终于遇到心爱的人了。

“在他身边,好像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说起“他”时,八重的笑终于不再那么沉重了。是枝想,或许这就是真情实感的高兴吧。

“你有喜欢的人吗?”

她又问起了这个问题,是枝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如此在意这种事,也根本没办法回答。

“这样吗……”

八重好像有点失望。

“你倒是快点意识到啊……”

她蜷缩着身子,收拢双手。围绕着海的群山向外散去。

是枝醒来了。

“是枝大人,您在听我说话吗?”

媒人不耐烦地看着她。

是枝颤抖了一下,猛然抬起头。那个奇怪的梦害得她完全错过了媒人的话。不过就算是错过了也无妨,她本来就不怎么想听那个话题。

可媒人似乎不想止步于此。她把几张摊开的画像推到是枝的面前,说这些都是很优秀的好儿郎,又说是枝已经到了该婚嫁的年纪,哪怕是为了这个家,她也应当诞下子嗣。

母亲也说着同样的话,她们喋喋不休。

是枝累了,也不想再听更多了。

“觉……”她喃喃着问,“觉和我同岁,他在也开始物色结婚对象了吗?”

“当然。你们都已经到了该成家立业的年纪。”

“哦……”

要是他找不到合适的结婚对象就好了。是枝这么想着。

如此一来,她也就不需要承受太大的压力了。

说到底,婚姻这件事,她才是最终的决定者。只要她不想松口,那就算是外界的压力再怎么紧迫,她也可以依旧从容地过着独身一人的生活。正巧五条觉也一直都没有提起结婚之类的事情,让是枝也轻松了不少。

而那枚似乎是婚戒的戒指,是枝也始终没有找到它的主人。

“猫和狗会生下怎样的孩子?”

某一日,是枝被年幼的妹妹问出了这样的问题。那一日她诞生了不切实际的想法。

随后,她决定让这不切实际的想法成为现实——她总是想到了什么便去做什么的人。

既然要诞下与咒灵的子嗣,那必须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咒灵才行。是枝理想的对象是已然受肉的诅咒,为此她找寻了很久,直到某个雨天,她才寻到了心仪的载体。

她收起伞,雨水很快就淋湿了她的发丝。她向咒灵迈出一步,意识却倏地变得混沌。

她又一次坠入了那个虚晃的梦境之中。

但梦里再也不是苍色的天与清澈的海了。梦境变得像是阴暗的暴雨天,海水没过了她的胸口,浪潮几乎要将她拍倒,她只能勉强站住身子。

环绕着海的山庞大而恐怖,像是狰狞的怪物。八重站在礁石上,风吹起她空荡荡的左侧衣袖,直到此刻是枝才发现她只剩下一条腿了。

瘦弱的她就这么扭曲地站着,长发遮挡住了她的脸。透过发丝的间隙,是枝看到的是凹陷而空洞的双眼。

她让是枝害怕。

“发生什么事了!你……你为什么变成这样了?”

她战栗着,苍白的唇微动,似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归于沉默。

“不行。”

她只说了这一句话。

是枝不懂这话的意思。海水已经快要没过脖颈了,呼吸变得好困难。

“什么‘不行’?先不说这个了,你不要紧吧?”

“别把你的幻想变成现实,千万不要!这是不——”

话语被海水截断。是枝醒来了。

衣衫彻底被雨水打湿,阵阵冷风让她不住地颤抖。上一刻还站在她眼前的咒灵,不知为何竟已经被祓除了,只剩下一半的身躯还未彻底消散,残留在它躯体上的残秽是八重家的术式,可是枝刚才根本没有做出任何祓除的行为。

而且,所折射出的伤害是刀,而非是她所熟练的箭……这是怎么回事?

是枝呆站在雨中,从发梢滑落的水珠滴在她的鼻尖上,她似乎连颤抖都忘记了。

不知站了多久,头顶的雨停下了——不,不是雨停了。有人为她撑起了伞,沉重宽大的衣衫搭在她的肩头。

“冷吗?为什么站在这种地方?”

是五条觉的声音。

是枝不敢抬头,雨水好像渗入了眼眸之中,哪怕只是眨一眨眼都酸涩得厉害。她也不想抬眼去看五条觉,却不知道这份胆怯究竟来自何处。

双唇颤抖着,说不出哪怕半个音节。此刻颤栗的自己简直是像极了刚才梦境中的那个名为八重的女人。她听不清五条觉说了什么,她只觉得大脑很乱。

直到被他重重地唤了一声,是枝才如同如梦初醒。也才发现,他原来站在了伞外,斜斜的伞面只保护了她而已。冰冷的雨落在他的身上,但他好像什么也没有感觉到似的,只是看着她而已。

是枝陷入了一瞬茫然。她试着把伞扶正,可是却无法推动。五条觉比她想象得更加固执。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无法理解。

是枝捂着胸口,总觉得心脏的跳动也变得尖锐了。

“心口不舒服吗?”伞面向她倾斜了更多,他握住了她冰冷的手,“总觉得你今天不太对劲,便出来找你了……快和我回家吧,。咒灵已经被祓除了。”

明明身处在同一场雨中,他的手掌却依旧温暖。有那么一个瞬间,是枝好像忘记了此刻的雨。

但仅仅只是一个瞬间而已。

她的指尖也在颤抖,渐渐的变得麻木了。她盯着被冻得泛红的手,渴望藏起的心绪逃了出来。

“如果我和咒灵诞下子嗣,是不是能够培养出比我更优秀的咒术师?这孩子一定能够比我更好地理解人类的情感,我是这么认为的。”

五条觉的表情僵住了,握着她的手一点一点收紧。有那么短短的几刻,他的视线越过了是枝,落在她身后的那团残秽上。

这似乎是是枝第一次看透五条觉的情绪——他露出了名为“难以置信”的表情。

“别告诉我……”他的声音几乎被雨水盖住,冷静得近乎可怕,“别告诉我,你今天就是为了这件事才冒雨出门的。”

“……是。”

是枝不愿对他说谎。

他的手捏得更紧了,却没有捏痛她。他的表情也好像不再是纯粹的难以置信了,变成了某种是枝更加无法理解的情绪。

总觉得此刻沉默更好,可不知道为什么,是枝就是想要说些什么,言语也变得急切。

“我还没有开始做这件事!但是……但是就算真的做了,应该也没关系的,对吧?能成功的话,那当然是最好。哪怕失败了,也没关系,只要及时修正错误就好了,不是吗?我不会伤害到任何人的,这个计划只是会对我一个人产生影响,仅此而已。没有人会因为我而……”

“伤害到自己的痛苦就不是痛苦了吗!?”

他的声音穿透雨幕。

是枝愣住了。

“不伤害别人,这当然很好。但你也不可以伤害你自己。所以我不能让你这么做。”他说着,不知为何双手也在颤抖,“绝对,不可以!”

这是五条觉会说的话,是枝早早地就想到了。可就算如此,她还是毫无理由地产生了一种想要反驳的冲动。

她想要甩开五条觉的手。

“为什么我不能这么做?我会承担后果,也会解决好一切的!我会……”

“你会痛苦!我……唯独不想让你痛苦。”

无法挣脱他的手,他的话语像是被雨水砸得破碎了。

无法理解他的话语。完全无法理解,她只觉得心口好痛,哪怕用手掌用力压住,也根本无济于事。

为什么无法理解?让她理解啊。

“……为什么?”她喃喃着,“为什么不想让我痛苦?”

“因为没有人会希望心爱的人遭遇苦难。”

他几乎是脱口而出。

“因为……因为喜欢你啊!”

这是意料之外的话语,可好像也并没有那么的意外。是枝以为自己会愣住,或至少反问几句。可她仅仅只是站在原处而已,指尖已经完全麻木了,却依然能感觉到他掌心的温暖。心脏也依然狂乱地跳动着。

雨水顺着脸颊的弧度滑落,其中掺杂着温暖的海水。

起初只是无声的哭泣而已,可渐渐的哭声却无法压抑了。她痛哭着。

流泪是因为悲伤或是疼痛,这是她所知道的眼泪的成因。可她却并不觉得伤心。此刻她心中的情绪,应该是什么呢?

“我……现在,好像很开心。”

她扶正了伞柄,却哭得更大声了。她向五条觉迈出一步。伞面终于将他们两人都隔绝在了雨天之外。

“为什么我会觉得开心?是……是因为我有着和你一样的感情吗?”

五条觉摸了摸微红的鼻尖,不知为何笑了起来。

“肯定是这样的。”

+

在雨日的伞下,是枝又一次坠入了梦中。

苍色的天与清澈的海,与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站在海水中。她的四肢重新变得完整了,只是左手一直在抖。

是枝始终不知道她为什么总是出现在自己的梦中,但她向自己伸出了颤抖的左手。

“可以把那枚戒指还给我吗?”

她笑着说,话语如初见时一样温柔。

戒指……啊,是枝想起来了。那原来是她的东西吗?

是枝把戒指放在她的手中,看着她僵硬地合起手掌,扬起失而复得的笑容。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相见了。我是因为你的选择而诞生于世的……但既然你已经做出了最不会让自己遗憾的抉择,那想必你我都会迎来不同的未来吧。”

她为自己戴上戒指,左手依然颤抖不止。低垂的眼眸不知藏起的事是怎样的情绪。

但她笑了起来。

“我叫做是之——八重是之。我不是你,你也不是我。可是啊,是枝,我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了你。”

+

是枝醒来了。

一直以来都放在身边的戒指消失无踪了,不知去了何处,是枝再也找不到它了。五条觉握着她的手,与她一同走回家。

雨已经停息,折起的油纸伞被他拿在手中,依然滴着水。一切好像都很不真实,可也是最真实的。

是枝眨了眨眼,看着放晴的天空。在寒冬时离开的候鸟已经飞回这片苍穹,她意识到马上就快到春天了。

梦境中曾经历的一切伴随着他们的步伐渐渐褪色。无论是山还是海,又或者是那个朦胧得再也想不起面容的女人,都在一点一点从她的记忆中褪去,却没有完全消失。

那真是奇怪的梦啊。

她忍不住想。

※※※※※※※※※※※※※※※※※※※※

还剩下最后一章啦!

关于森罗梦这个番外,其实可以当做平行世界看(?)被咒灵是枝吃下的戒指连接着是枝和是枝的梦境,实际上这两个人的交点和纠缠起始于戒指的消失,痛苦的消失也是因为夺回了戒指

喜欢[咒术回战]绝望之兽请大家收藏:(www.sanwenxs.com)[咒术回战]绝望之兽散文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咒术回战]绝望之兽最新章节 - [咒术回战]绝望之兽全文阅读 - [咒术回战]绝望之兽txt下载 - 彼岸有马的全部小说 - [咒术回战]绝望之兽 散文小说

猜你喜欢: 被空间坑着去快穿[综英美]我成了超英们的白月光重生八零:团宠天命福妻穿成黑化反派的替身白月光山野旅馆[种田]余生有你,甜又暖陆少,别来无恙千亿豪宠之总裁的心尖妻江谣的烦恼穿成校草的契约男友(穿书)亿万宠溺:腹黑老公小萌妻穿书后我和反派他爸HE了厉少的初恋甜妻黑化女配三岁半以理服人属于他的小私心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穿成年代文里的绿茶知青大雾重生八零悍妻来袭我穿到六十年后又穿回来了渣男的改造[快穿]在咒术世界当魔法少女胜者是冰帝穿成残疾反派的金丝雀对不起,让你一个人了
完本推荐: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全文阅读万界系统全文阅读残王宠妻:医妃嫁到请接驾全文阅读我真的不开挂全文阅读科技巫师全文阅读三国之熙皇全文阅读蔓蔓婚路全文阅读我的钢铁战衣全文阅读妙手小村医全文阅读灵魂殡葬师全文阅读灭运图录全文阅读我家后门通洪荒全文阅读武逆乾坤全文阅读水浒逐鹿传全文阅读最强弃兵全文阅读寂灭天尊全文阅读奶香味的她全文阅读诸天投影全文阅读我爷爷是迪拜首富全文阅读豪门暖婚蜜爱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老祖宗她又美又飒都市:从西游归来的土地公钢铁蒸汽与火焰霸气萌宝:封少宠妻送上门重生成校草大佬的小仙女绝世逆天游戏首富被当成小可怜接回了豪门捕快武侠行三国:开局砍了玩家领主重生七零小炮灰重生世子爷被温柔万人迷哄骗日常妙手生香伐天之僵尸道御鬼者传奇稳住,你可以[穿书]我以阴府镇阳间穿成年代文的极品女配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都市;神豪帝王穿到民国吃瓜看戏庶女毒妃:殿下太难缠文学入侵玄幻:反派大枭雄人形天灾超幸运神医弃女我,大秦异性王,开局结拜始皇帝来自‘世界级’的坑害一个在赎罪的主播

[咒术回战]绝望之兽最新章节手机版 - [咒术回战]绝望之兽全文阅读手机版 - [咒术回战]绝望之兽txt下载手机版 - 彼岸有马的全部小说 - [咒术回战]绝望之兽 散文小说移动版 - 散文小说手机站